言情閣 > 桃花林里桃花紅 > 正文 第三十章警察與民兵

正文 第三十章警察與民兵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呼……咳咳咳……

    王守旺見甄友謙翻了白眼這才一松手撒開甄友謙,槍口也毫不客氣的對準了甄友謙的腦門子。

    甄友謙粗重的喘息中還伴隨著劇烈的咳嗽,緩了好一會兒這才擦了擦滿臉的血水,瞪著恐懼的眼睛,自己的人不能走,甄友謙知道這些人走了自己就是王守旺手里的菜,想怎么炒就怎么炒。

    王守旺看的出來,甄友謙在拖時間,尤其是甄友謙的眼睛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王虎生,可都被王虎生給無視了。

    你們是不是想他死?王守旺就當著十來號人的面嘭的一下踢翻甄友謙,腳更是毫不客氣的踩在甄友謙的臉上,絲毫不理會甄友謙殺豬一樣的叫聲,不想他死就都給我滾出去。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相互對望起來,他們還真不敢在動手了,最終有一個人的眼睛卻看向了安秀然。

    趁著前面幾個壯漢的遮擋,這小子兩半步就接近了安秀然,手中的長刀也毫不客氣的架在安秀然的脖子上。

    這小妞在我手里,快點放了二公子。這是一個瘦小的家伙,一雙三角眼像是耗子一樣頂著王守旺。

    安秀然很厲害王守旺是知道的,一個小混混就像把刀架在安秀然的脖子上,王守旺不相信。

    我勸你最好放了我嫂子,不然你會死的很痛苦。王守旺說完輕輕拉動槍栓,對準了甄友謙的小腿,我數三聲,你們要是不滾,我就打斷他的狗腿。

    小子,你別囂張,這娘們兒可在我手上,快放了二公子,不然我殺了這娘們兒。三角眼叫囂著,手中的刀已經逐漸用力,就像是要切開安秀然的喉嚨一樣。

    啪……

    回答三角眼的很簡單,一槍一顆子彈,子彈貫穿了甄友謙的小腿,甄友謙嗷嗷的慘叫,雙手想捂住自己的腿,可腦袋被王守旺狠狠的踩著,就算是身體蜷縮成一個球,手也很難捂住流血不止的傷口。

    二狗子,你他媽要害死我啊?甄友謙的聲音都變得嘶啞了,快他媽的放開,都給我滾出去。

    二公子,我這是在救你。二狗子的刀更加用力了,今兒要是不見點血你是不放了二公子了。

    啊……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二狗子能反敗為勝的時候,卻聽見了一聲慘叫,這聲慘叫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從安秀然口中發出來的,而是從二狗子嘴里叫出來的。

    二狗子的手一瞬間出現了大量的紅點,紅點眨眼之間就變成了水泡,手中的刀更是掉落在地上。

    二狗子驚恐的看著安秀然,卻發現安秀然正瞇著眼睛笑意濃濃的看著他,你的手……哎,爛到骨頭了……

    二狗子就看著自己手上的水泡一點點漲裂,手上的血肉也開始腐爛,一股腥臭的味道涌現在房中之后,二狗子整條手臂也徹底變成了白骨,簡直比剃刀剃的都干凈,骨頭上一點血肉都沒有。

    鬼啊,你是魔鬼……二狗子跌跌撞撞的沖出了房間,口中還發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喊叫。

    嗡嗡嗡……

    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在這時候響起,眾人在還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的時候,就看見一隊民兵端著槍敲碎了窗戶上的玻璃,槍口也齊刷刷的伸進屋內。

    嘭……

    門被人一腳踢開,趙德漢叼著旱煙袋邁步走進了房間,不想死的都他媽把家伙放下,老子的槍可不長眼睛。

    找連長,救我……甄友謙看到趙德漢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雙眼都充斥著期待。

    呸……

    安秀然是烈士遺孀,她丈夫生前收到市里好幾次表彰,你他媽的活得不耐煩了?敢動她?趙德漢隨后看都不看甄友謙一眼,吐了一口煙,伸手一直在場的人,都他媽扔掉手里的家伙蹲到地上。

    這群人也看出來的,來者不善,紛紛扔掉手里的長刀和扎槍,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一群民兵拎著繩子沖上來,三下五除二全都給綁了,壓到了車上。

    都老實點……一個民兵見有人不老實,一槍托砸在對方頭上,隨后看都不看一眼。

    守旺啊,松開吧,這是咱們民兵連給你做主了。趙德漢走上前,拿過王守旺手里的槍,秀然妹子,沒事了,都回去吧。

    光天化日之下在鄉政府行兇,你一句說走就走了?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進來。

    王守旺看向女人,大概二十四五歲的樣子,身上穿著一身白色的警服,頭上戴著大蓋帽,手里拎著五四手槍就站在房門口。

    四五個民兵的槍口也對準了這個女人,可女人似乎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趙德漢,你的給我一個交代,在鄉政府開槍的后果你懂得。

    要個屁的交代。趙德漢伸手一指甄友謙,武文淼,這犢子什么貨色,你難道不清楚?

    我清楚,可他現在是受害者。武文淼伸手一指王守旺,這是嫌疑人。

    武文芳,你給老子滾過來,把你妹子弄走,老子看著礙眼。趙德漢對著外面就是一嗓子。

    武文芳一臉糾結的出現在門口,輕輕拉了拉武文淼的手,妹,這事是甄友謙綁架了我們村的支教在先……

    就算是綁架,你們也不能再鄉政府開槍。武文淼說什么也不走,你們把嫌疑人交給我,別的事你們處理我不管。

    這……趙德漢為難了,人他必須帶走,警察局那地方就不是人呆的地方,那地方多黑暗趙德漢最清楚,不行,人我帶走。

    那就誰也別走。武文淼靠在門框上,一只腳已經踩在對面的門框上,想走,那就從我的尸體上走過去。你們眼里有軍人的解決方式,在我眼里有法律的解決方式。

    妹……

    武文芳還想說話,卻被武文淼狠狠的瞪了一眼,我就說不讓你當兵,你非要當兵,還指導員呢,你瞅瞅你都帶出來一些什么兵?就這趙德漢他就不配當個連長。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