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桃花林里桃花紅 > 正文 第106章張偉夫婦

正文 第106章張偉夫婦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周小菊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那就是王守旺居然還是個在棍子上襄珠的男人。那兩顆珠子居然還不停的滑動打轉,繞著桃花源的墻壁居然能快樂的摩擦,這是周小菊意想不到的。紫鞠龍王一下比一下撞擊的重,甚至是一次比一次都要更深入一下,當紫鞠龍王碰到桃花園深處的三個肉球的時候,完全觸碰了周小菊的爽點和興奮感,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飛起來一般。

    王守旺的胸口,蠶一樣的圖案也若隱若現起來,伴隨著周小菊不斷的噴吹,紫鞠龍王也開始貪婪的吸收周小菊噴濺出來的汁水,王守旺甚至是能聽到那一聲蠶的叫聲,那個金黃色的蠶寶寶,身體也開始不斷的變大起來,隨著王守旺一聲低吼,成千上萬的子孫直接送進了周小菊的身體里。

    周小菊釋放出來的汁水,都變成了靈氣被王守旺吸收進丹田,紫鞠龍王上的兩顆狐貍牙也從最初的白色,變得一點點透明,就像是晶瑩的水晶一樣。

    守旺,你可要干死姐姐了……周小菊劇烈的喘息著,看著濕淋淋的紫鞠龍王,毫不猶豫的張開嘴,把紫鞠龍王清理的干干凈凈。

    兩個人這才整理好衣服,王守旺先走出了洗手間,周小菊在里面整理好頭發之后,這才邁步走出來洗手間。

    周小菊走路的姿勢有點飄,就像是喝多了一樣,可她自己卻清楚的很,這是被王守旺給干的,整個人都像是要虛脫了一樣。

    回到了臥鋪,周小菊卻沒見到王守旺,艱難的爬到了上鋪,周小菊這才一頭栽倒在鋪位上,微微閉上雙眼,帶著滿足的笑容,一點點進入了夢鄉。

    猴子……在老道靈虛子打了包票一定能治好張偉家的病根,讓韓雪真正恢復如初,帶著趙無疆離開之后,武文淼才對著張偉開口說話,那個人還在北京嗎?

    還在。張偉點點頭,我聽同學說,他又升職了。現在已經是一個分局的副局長了。而且還兼任司法警官學校的政治教官。

    結婚了嗎?武文淼又問。

    張偉再一次點點頭,微微有一些猶豫,但很快還是問,淼,還是那個大碗的女兒,他們最終在一起了,不然怎么會在33歲的年齡就當上了分局的副局長。沒有那位大碗給他保駕護航,他現在還在偏遠的山區做派出所的所長呢。

    做一個派出所的所長也挺好的。武文淼將身體靠在窗戶邊,你看我現在在百里鄉不也挺好嗎?累了就睡,醒了就吃,沒事干的時候就去抓抓惡霸練練拳腳,生活……的很充實。

    淼……張偉的臉上帶著一點歉意,這么多年了,還是忘不了他?

    呵呵……武文淼露出一個讓人琢磨不透的笑容,也不知道是釋然了還是心理依舊有個結,哪那么容易說忘就忘。有一段時間我都把自己的日程排的慢慢的,幾乎每天除了睡覺的時候都在忙,我就想讓忙來打發想他的時間,后來我發現,氣勢我怎么做都會情不自禁的去想……那個時候挺可笑的,我要感謝他,不然我怎么會拿到最高警那么多榮譽?

    其實,守旺兄弟不錯的。對于王守旺和武文淼的關系,張偉總覺得不尋常,至于兩個人有沒有干那樣的事,張偉心中的答案是肯定的。最初的時候,張偉覺得武文淼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一顆水靈靈的大白菜就被一個鄉下人給拱了,后來經過接觸,張偉有覺得,武文淼似乎就需要這樣的男人,一個讓她服服帖帖的男人,畢竟,武文淼有時候也過于強勢了。

    我回北京,你和其他同學說過嗎?武文淼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景物,眼睛半瞇起來,不知道心里在想著什么。

    沒有。張偉搖搖頭,沒你的同意我怎么會通知大伙呢。我知道,你很討厭表里不一的場合。

    沒事的。武文淼的嘴角微微揚起一個美妙的弧度,等解決完你和韓雪的事情,就通知大家我回北京了,很多年沒見到他們了,聚一聚喝一喝……對了,順便通知那個人也來參加聚會。

    他?張偉有些小自嘲,前段時間聚會的時候,通知過他,不過他沒參加,就讓司機給送來一項茅臺一條中華。我找過他三次,人都沒參加聚會,只帶了東西,可那些東西咱們誰家還沒有了?

    你和他說我回來了,帶著男朋友回來的。

    恩,明白。

    對了,你離開這么長時間,韓雪誰照顧呢?武文淼問。

    韓雪狀態不好的那天開始,我就雇了一個保姆。張偉嘆了一口氣,你說也奇怪,雪平時對我冷淡的不行,似乎和那個保姆有些共同語言。兩個人有時候做在客廳里一邊吃著瓜子一邊聊天都能聊到半夜。

    他們平時都聊些什么?你可以學學啊,這樣也能拉近你和韓雪之間的距離,人要是經常互不關心,慢慢的感情也就變淡了。

    都聊些什么?這一句話還真就把張偉給問住了,張偉撓撓頭,想了好半天愣是沒想起來,你要不問我我還真沒注意,他們聊天的時候當時我似乎聽得很清楚,可回憶怎么回憶不起啦呢?

    猴子,想不起來就別想,再有幾個小時就到北京了。武文淼站起身拍了拍張偉的肩膀,休息一下,決戰的日子快到了。你幸福美滿的小家庭馬上就要回來了。

    恩。張偉重重的點點頭,淼,我……

    謝謝一類的話就不要說了。猴子,在警校的時候,咱倆就是最好的兄妹,妹妹和哥哥不需要說謝謝。

    武文淼離開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區,卻發現自己的上鋪睡得香香甜甜的,對面也沒了王守旺的身影,整個人坐在臥鋪上之后,輕輕拉過被子和枕頭,脫掉鞋子靠在了被子上,口中還呢喃著:你會發現的,沒有你,我武文淼會活的更加精彩。

    王守旺原本要去找武文淼的,可到了車廂里去發現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情,那就是靈虛子。這個老雜毛見到女人就邁不動步子的嗜好,這輩子是改不了了。

    趙無疆不知道又去哪里了,老雜毛找到一個長得還算是標志的女人,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居然給女人看起了首相,一雙充滿了褶皺的手,不斷的揉捏女人的手,還時不時的傳出來幾聲女人的笑聲。

    道長,你懂得算命啊?王守旺見旁邊的座位沒人,就坐在了靈虛子和女人的對面。

    靈虛子抬起頭居然看見了王守旺,眼神力立刻就露出了憤怒的神色,可很快的,老道就變得自然起來,那是自然。

    那道長也給我算算。王守旺嘆了一口氣,最近做什么事情都不順。

    把手伸過來。靈虛子沒好氣的瞪了王守旺一眼。

    小哥,我這還沒看完呢。女人嗲聲嗲氣的用胳膊碰了碰靈虛子的胳膊,大師,你才說了一半,人家還想聽……

    不急不急。老道的臉上立刻露出了酥麻的笑容,一會兒有你看的。

    生辰八字報上來。靈虛子妝模作樣了一番。

    王守旺說了自己的生辰八字,當然這個生辰八字都假的,靈虛子假惺惺的演算了一番,小哥,您可是姓王?

    對,我就姓王。王守旺裝的很吃驚的樣子,大師,您是怎么算出來我姓王的?

    你這命是陰氣很重的水命,姓氏里面能暫時壓住你這個命格的就只有一個王字,如果不姓王,現在你早已經是陰司的鬼魂了。靈虛子嘆了一口氣,不是老道不給你看相,而是你這個很麻煩,老道要給你破了這個關,老道最少也要減壽十年啊……

    大師……王守旺掏出來四張五十的紙幣,直接塞到了靈虛子的衣兜里,帶著商量的口吻,大師,我家九代單傳,到了我這……哎……大師,你要救救我……

    你最近霉運當頭,印堂發黑,不光沖到了不干凈的東西,還招惹了神明。靈虛子從肩膀上的百寶袋里面掏出來十幾張符咒,遞給王守旺,黃色的符咒每天在寅時燒掉,灰燼放進無根水中,一起沖服。紅色的符咒放在枕頭下,睡覺的時候用頭枕著。在去首飾店弄一塊金鑲玉,把紫色的符咒放在金鑲玉里面,時時刻刻的帶在身上。老道保你三十年內霉運消散。

    謝謝大師,謝謝大師。王守旺感恩戴德一番之后收下了符咒。

    也就在這時候,從王守旺的頭頂跳下來一個堅硬的盒子,原本要砸在王守旺的腦袋上的時候,王守旺輕輕一挪身體,盒子砰的一下砸在了地面上,再一看紙箱破裂的地方,露出了一節漆黑的鋼板。

    大師,您老可真是活神仙啊。王守旺一把拉住靈虛子的手,霉運還真散了,平時遇到這種事第一個砸的就是我……

    靈虛子嘿嘿一笑,那是自然,道爺的手段可不是吃素的。

    王守旺一把抱住靈虛子,在靈虛子耳邊輕輕說道,一會兒收了錢,分我一半。順便把我的二百塊錢還我。

    謝大師……謝大師……王守旺松開了靈虛子,樂的屁顛屁顛的就離開了。

    周圍的人見到這一幕之后,一瞬間把靈虛子圍在中央,嚷嚷著要讓靈虛子給他們算上一卦。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