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薄少,求你行行好 > 第兩千兩百四十一章 這么奇怪?

第兩千兩百四十一章 這么奇怪?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兩千兩百四十一章  這么奇怪?

    “這個女人怎么又要約你了?要不然還是不過去了吧?”言漾聽到夏未央跟她說這件事,實在是覺得奇怪,也你覺得蹊蹺。

    大概是因為夏未央今天幫助陸亦昊把這件事情澄清了,所以這個女人心里就有些難受,想讓夏未央出去了。

    “我也沒辦法呀,但是我決定要去見見王琳背后的那個老板到底是誰,而且到底有什么話想說,只是我不知道餐廳選擇哪里比較好。”

    夏未央嘟著嘴巴,“言小漾,最好最好了,能不能幫我選個餐廳呢?”

    “幫你選餐廳是沒有問題,我一定會選在離這里比較近的,而且我們幾個能觀測到的地方,至少要保證你的人身安全。”

    言漾拿出手機搜索了一下,“我覺得這個地方還算是不錯,可以考慮一下過去。”

    她很快把手機遞出去放在夏未央的面前,“你自己考慮一下好不好?”

    “言小漾,你果然是百事通誒,我正在愁著這么多餐廳去哪一家會比較安全比較好呢?你真的是太太太太讓人覺得安心了。”

    夏未央激動的說道,在言漾的面前,她仿佛成了個小孩。

    “好了,你趕緊去準備吧。”

    言漾被她的激動感染,“去準備一下,那邊的監控攝像頭我會提前跟老板說好能不能轉到我的名下?”

    “有什么不可以的,現在那家餐廳容少懷都已經給你了。”

    夏未央咧著嘴,言漾選的那家餐廳,距離薄宅比較近,而且還是原來容少懷旗下的。

    但是說是容少懷的,現在其實就是言漾的!

    她能不安心么?

    “所以你趕緊把這件事情解決吧,也可以讓我們稍微松懈一點,你自己也不要背負這樣大的壓力啊。”

    言漾伸手拍了拍夏未央的肩膀說道,“不管怎么樣,你要記得有我們在你背后支持你,不要讓自己背負太大的壓力。”

    作為娛樂圈里的經紀人,實在是需要背負一點壓力的。

    但是豐輕揚沒有出過之前,夏未央完全是在豐輕揚的保護之下的,哪里會像是現在有這么大的壓力呢?

    稍微的保險起見確實是應該幫助夏未央的同時,替她分擔一些壓力呀,讓她自身可以稍微輕松一些。

    “謝謝我的言小漾,這件事情解決之后,我一定天天請你吃大餐,然后帶著你一塊兒出去玩耍。”

    夏未央也是真的覺得自己最近沒有什么精力,也沒有什么時間。

    好不容易找到時間了。

    也不能休息,要幫助自己手底下的藝人去解決一些事情。

    說完,她急忙把餐廳地點發給了王琳,等著王琳的回復。

    艾小紈哄好孩子以后,也來房間里面找她們了,見她們兩個還算是比較開心的,艾小紈也就放心了。

    “丸子,你今天早上看我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了嗎?有沒有很厲害?有沒有把所有的證據準備的特別的充分呀?”

    其實夏未央這是第一次面對這么多的媒體,自己以前也當過一段時間的記者,但是感覺記者跟經紀人所站在的立場真的是很不一樣。

    面對的一些事情也是很不相同了。

    她說不緊張肯定是假的,是特別緊張的。

    只是自己必須要去過濾掉這種緊張。

    “看到了,表現的實在是太好了,如果你男人能夠看見你今天打贏的這場仗,一定會為你感到特別的自豪跟驕傲的。”

    艾小紈笑著說道,“特別的精彩,不過我看的時候還是有點緊張。”

    “哼,豐輕揚那個男人,說起來就來氣,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根本連一個短信一個電話都沒有,我都日日夜夜盼著他也沒有任何可以跟我通訊的時間。”

    真的有這么忙嗎?

    夏未央說起豐輕揚的時候,心里真是糾結的厲害,也真的是想念的厲害。

    恨不得這個男人此時此刻就出現了自己的身邊,哪怕命令自己不要去工作,她也是沒有任何意見的,也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跟他爭吵了。

    艾小紈忽然覺得自己可能是提錯了,不應該提起不該提起的人。

    她弱弱的說道,“未央,我是不是提起不該提起的人啦?我也只是隨口一說,你可不要太在意啦,豐醫生處理完事情之后肯定會馬上飛奔來的。”

    “這才不是什么飛奔不飛奔的問題呢,總之這個男人就是很討厭。”

    夏未央嘴上雖然是這么說,可是其實是真的,因為太過于思念他,所以才會因為沒有收到任何的短信而覺得很懊惱。

    忽然,手機的短信響了。

    夏未央下意識的拿起來看了一眼,還以為是說曹操曹操就到的豐輕揚,一看是王琳。

    整張臉就耷拉下來了。

    “未央,不會是豐醫生——”

    “不是,是王琳,我跟她約了時間跟地點,然后她現在要我馬上去見她,大概是因為現在輿論朝著陸亦昊這邊,她在擔心了吧。”

    夏未央收回手機,對著艾小紈說道,“丸子,言小漾,我出發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恩,好。”言漾點頭,那邊的老板,她也已經打過招呼了。

    艾小紈看著夏未央的身影,心里說實在還是擔憂,畢竟她現在跟公眾人物接觸這一塊,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小丸子,豐醫生大概要去多久啊?什么時候回來?這些都沒有說過嗎?”

    言漾忽然覺得這件事情有些蹊蹺。

    就算是閉關動手術,你應該有一個期限才對吧?

    而且之前在國內的時候也已經處理過了,為什么非要去國外動這個手術,而且還沒有回來的期限呢?

    “都沒有說過,所以我也要前段時間其實是挺焦慮的,不過前段時間豐醫生有打過來過一個電話,所以還能好些。”

    艾小紈撇了撇嘴說道,“就是最近又失去聯系的。”

    其實她也覺得挺奇怪的,而且試探性的問過薄西澤,但是薄西澤給她的反饋好像是并不是什么大事。

    總之艾小紈也有些不太確定究竟是怎么回事。

    “這么奇怪?”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