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天行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來自遠方的求援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來自遠方的求援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東方,漸漸泛起了魚肚白,游戲里的新一天即將來臨了。

    一片廣袤的平原之上,來自國服的五百萬軍團浩浩蕩蕩,無比密集的疾行著,此時現實中也快要天亮了,距離神象城的行程已經不足兩小時了。

    “滴!”

    就在這時,一條私聊消息,來自于此時正位于遠東戰場的末世戰歌:“怎么,你們要打神象城????”

    我皺了皺眉,這語氣并不友善,甚至帶著濃烈的威脅感,于是回復道:“怎么,不可以嗎?”

    “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

    末世戰歌連發兩條消息:“你以后小心點!”

    一時間,我心頭涌起一股無名怒火:“你在威脅我?你算是個什么東西?這次,我就是要踏平你們印服的都城,有種就回來打啊,我現在還把話給放這里了,就算是你回來,我也一樣要打掉神象城,滅你們的國,等著瞧!”

    其實,對中國人來說,最討厭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你以后小心點”,面對這種威脅的話,別說是我,但凡是有一點血性的人恐怕都會對抗到底的。

    “行!”

    末世戰歌也來火了:“你想當frozen的炮灰,老子成全你,等著瞧吧,滅掉美服之后,也就輪到你們中國服務器了。”

    “來吧!”

    ……

    回復完之后,我直接把末世戰歌的id給拉黑了,再說下去恐怕就要對罵起來了。

    清晨五點許。

    大地圖上,已經出現了神象城的位置了,距離我們不足一個小時的行程,也就在這時,“滴”的一條消息,來自于虛妄之諾,老大:“前方有狀況了,我們發現大量的越服、印尼服務器的人出現在前方地圖靈石森林里,似乎是打算在那里狙擊我們了。”

    “大約有多少人?”我問。

    “不低于一千萬。”

    他深吸了口氣,道:“而且,神象城的東門是大開著的,不斷有玩家從東門出來,其中還有不少戈達瓦里公會的核心人物的身影,幾個副盟主,還有分盟盟主都出現了,我們不敢太靠近,會受到他們戰鷹騎士的攻擊。”

    “知道了。”

    我飛快的進入西部戰區的各大盟主的聊天頻道,直接把大地圖攻向了,然后點亮了靈石森林這張地圖的位置,道:“越服、印尼服務器的人來了,就在這里,靈石森林是我們前往神象城的必經之路,迂回的話要多走兩個小時以上,所以我們無法避開,也只能在靈石森林跟他們決戰了。”

    “兵力大約有多少?”洛想問。

    “一千萬以上。”

    “……”

    她微微有些驚愕:“這么多啊……”

    一劍寒州道:“夕掌門,你的建議就是跟他們決戰,是嗎?”

    “是的。”

    我點點頭,說:“海王和旋律影子幾乎可以斷定是末世戰歌花了巨大代價請來的兩個打手了,如果不把這兩個服務器擺平了,我們根本就沒有機會全神貫注的攻打神象城了,所以靈石森林就是我們的戰場,我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了。”

    “靈石森林已經不遠了。”

    魚書道:“夕掌門,如果真打算在靈石森林打一場大戰役的話,咱們就要提前做好準備了。”

    “嗯。”

    我贊同道:“你們幾個公會都把自己的火漿炮拿出來吧,咱們在靈石森林東方五里外締結陣地,先把火漿炮給組裝起來,然后推著火漿炮殺過去,利用火漿炮的火力壓制他們,爭取一鼓作氣的干掉他們!還有,靈石森林附近就有墓地,所以讓大家做好準備,一旦戰死就在墓地復活,這一戰一定要把印尼服務器和越服給殺破膽,否則他們還會再來!”

    “嗯,知道了!”

    一群盟主級玩家紛紛去忙碌了。

    而就在這時,“滴”的一聲,一條陌生消息,來自于一個叫林上的風的人:“你好,今夕何夕,聽說,你們已經快要接近神象城了。”

    “是的,你是?”

    我查看了一下他的資料,居然是沒有主城的人,所在服務器則是巴基斯坦服務器。

    他開了視頻,是一個立于叢林中的青年,一臉的狼狽,鎧甲上還帶著血跡,道:“我是巴基斯坦服務器的人,你應該也知道,在上次國戰我們服務器就已經被印服在西境滅服了,迄今為止也沒有回復過來,所以我們現在只是一群流浪軍。”

    “嗯,我知道,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嗎?”我問。

    他有些欲言又止,道:“巴基斯坦服務器超過20%的人已經放棄了游戲了,處于長時間不在線狀態,我們所有的城池都已經被滅了,目前依舊處于被無限追殺的游離狀態,這次你們來了,我們也看到了希望,所以我跟我的朋友們已經商量過了,決定求助你們,幫我們復國!”

    “怎么復國?”

    我皺了皺眉,說:“我聽說,你們的次級主城處于廢墟狀態了。”

    “是的,它被放棄了。”他咬了咬牙,道:“所以我們打算以牙還牙,希望你們能夠打下印服的一座次級主城,贈送給我們,作為我們復國之后的都城使用,可以嗎?”

    “我們暫時手里只有金雀城,而且是我們的前沿堡壘,所以,不能借用給你們。”

    “不是。”他有些著急,道:“我們不要你們的金雀城,我的意思是……我們巴服并不白要你們的主城,我們也會付出代價的,你們現在即將進攻神象城,但越服、印尼兩大服務器的人正在阻截你們,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們這群流浪軍愿意從后方發動進攻,配合你們對這兩大服務器的人前后夾攻,一鼓作氣的擊垮他們!”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你們現在有多少人?”我問。

    “我現在還能召集的人,大約有300w人左右,其余的人都已經分散了,難以再號召了,但只要我們能夠重新建國,恢復服務器,就一定會是一股很強的力量!”

    “知道了,我想一想,然后給你回復。”

    “好的,等你消息!”

    ……

    關掉通訊器之后,我深吸了口氣,心里也有些捉摸不定,不知道該不該跟他們合作,于是拉了一個小聊天頻道,只有我和唐韻、蘇希然三個人。

    “咦,這個小群是?”唐韻一愣,笑道:“你是要跟我和希然姐坦白什么嗎?”

    蘇希然也一臉詫然:“丁隊,你要干嘛?”

    “你倆都別誤會,我有事要問問你們,也就是說有一句古話叫外事不決問周瑜、內事不決問魯肅,你們現在就是我的周公瑾和魯子敬。”

    “好吧,你說你說~~~”兩個mm一起笑了。

    于是,我把林上的風跟我聊天的內容說了一次,隨后道:“我現在就有點難以決定,我們該跟林上的風合作嗎?”

    “為什么不呢?”唐韻道:“他先答應幫我們前后夾擊的,我們也確實需要他們的力量,這樣能讓我們的傷亡更小一些,你……是不是在擔心我們會被利用?”

    “是的。”

    我皺眉道:“上一次國戰,印服一邊跟我們的西線戰場周旋,一邊騰出手,把巴基斯坦服務器給徹底收拾了,如今的巴基斯坦除了一群玩家的賬號,幾乎都沒有了,而且一整個賽季過來,他們在沒有主城的情況下當流浪軍,實際上等級、裝備都已經被拉下了,如果只是隔靴搔癢的幫一下忙,隨后卻要求我們做這個、做那個的,我們豈不是虧了?”

    “嗯,這也是一個問題。”蘇希然神色凝重,道:“生存在夾縫中的小服務器一般都會這樣左右逢源,月恒是跨國集團,而巴基斯坦投入的資金極其稀少,所以他們的主城資源原本就少,現在又被印服給滅國了,四處求助是正常的,這時候,我們可不能僅僅看他們的人數行動。”

    “沒錯。”

    我點點頭:“服務器與服務器之間,只有利益,沒有別的多余的東西。”

    “這樣的話……”

    唐韻沉吟一聲,說:“夕哥哥,那就用殺敵數來制約他好了。”

    “怎么說?”

    “是這樣的,這個人許諾出兵多少?”

    “三百萬左右。”

    “那好,讓他全程助戰,幫我們奪下神象城,然后由系統自行收錄他們的殺敵數,三百萬人出戰的話,讓他們必須完成五百萬人次的殺敵數,這不算過分,只要完成這個殺敵數,我們就可以分兵幫他們去打一座印服的郡城給他們,這個并不難,只要我們拿下了神象城,npc軍隊的力量刷新,再去打城就事半功倍了。”

    我不禁眼前一亮,笑道:“韻兒的辦法,好像可以啊!”

    蘇希然笑道:“確實是個好辦法,可以采納,如果他們能造成500w人次的殺敵數,確實已經算是幫我們不少忙了,這個幫忙,值得我們分兵去幫他們打一座郡城。”

    唐韻道:“而且,也只能是郡城,次級主城有點難,我們暫時無力幫他們。”

    “行。”

    我點點頭:“我去繼續跟他說一下了。”

    “好,加油!”

    ……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