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此情惟你獨鐘 > 第340章兩人雪地里的浪漫

第340章兩人雪地里的浪漫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反偵察能力極強的薛浪,將林寧的臉部,捂向自己的胸膛。

    旁人根本看不清他懷里的女人是誰,只當他是個在名門酒會上勾搭女人的花花公子,畢竟酒店這種地方,男女之間很容易便會擦出曖昧的火花。

    因此,薛浪很輕松的便避過了酒店角角落落的攝像頭。

    他抱著處于半昏迷狀態的林寧,直接去了出了酒店。

    隨即,薛浪毫不憐香惜玉的,將她扔到了一輛黑色的豪車里。

    接著,他便開始猴急的撕她的衣服。

    因為林寧穿的禮服本來就薄,他三下五除二就將她身上的衣服剝落干凈。

    粗獷男人狂肆的眼睛,吞噬著已經沒有了什么機智知覺的林寧。

    嗯,這女人臉蛋長得不錯,沒想到她的身材也極為的正點,足以將任何男人的魂魄給勾走!

    浴望的火苗,飛速的自他身體里流淌竄起。

    薛浪像餓狼一樣撲到了林寧瘦弱的身上!

    哦!

    天哪!

    這么美好的女人

    讓薛浪一瞬的有些愛不釋手,卻也讓他更加的想摧毀她!

    昏迷的林寧,被薛浪大動作弄得清醒了過來。

    中了迷幻劑的她,自然而然的將薛浪認成了慕少凌。

    見到自己心愛的男人在碰觸著自己,林寧的一雙嬌媚水眸,充滿了嬌羞和驚喜。

    “少凌,少凌愛我啊你可不可以對人家溫柔溫柔一點”男人狠狠的咬痛了她,一種難以掩愉的感覺,充斥了林寧的身心。

    此刻,她已經分不清楚,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誰。

    薛浪低頭望了一眼身下的女人,有些不悅她將自己當成其他男人。

    他冷哼一聲,毫不憐惜這個半路碰到的女人!

    “啊,少凌,好疼,不要”林寧皺著眉頭說道。

    她痛的嚶嚀一聲,眼淚在眸子里打轉。

    女人一雙美眸可憐兮兮的,看起來頗為惹人心憐,卻勾起薛浪更濃重的摧殘想法!

    竟然還是處?!

    薛浪邪肆一笑,并沒有因為她是初次就對其憐惜,而是狂的對待她。

    纏綿繼續,在狹窄的車內顯得格外清晰。

    “疼”林寧噘著小嘴的叫道。

    “疼?等會爺會讓你求著爺的,到時候你就不說疼了!”薛浪說道。

    下了死勁兒,弄得她幾乎要散架了。

    但是那陌生的感覺,又同時一波又一波的襲來,讓林寧情不自禁的發出讓人臉紅心跳的叫聲:“啊啊我受不了了”

    林寧嘴上說著受不了了,可是她的雙手,卻不由自主的,摁緊了薛浪,不想讓他走。

    “剛剛還說不要,現在到底還要不要了?”薛浪不太喜歡的問道。

    “嗯要”疼痛過去,那致命的感覺幾乎讓林寧迷醉。

    怪不得許妖嬈那么喜歡跟男人交流,原來滋味竟然這么好!

    “噢舒服,太舒服了”林寧閉著眼睛,欣慰自己終于把自己交了出去,交給了想要交給的男人。

    “真是個壞女人,以后我要讓你親眼看看,你不安分的樣子!”薛浪邪笑著打開了手機,將攝像頭對準了林寧,將她在他身下的模樣,全都錄了下來。

    而林寧,對這一切毫不知情!

    只處在迷蒙之中享受著能感覺到的一切!

    她還以為,自己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男人,得到了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得到了所有名媛女星趨之若鶩的慕少凌!

    她要努力懷上這個男人的孩子,做他獨一無二的女人!有了孩子,身份地位自然也就不一樣了

    慕少凌和阮白從宴會酒店出來的時候,外面已經下起了鵝毛大雪。

    午夜,繁華都市的道路上,雪花已經積了厚厚一層。

    “少凌,你看,居然下雪了!”阮白快樂的像個孩子,她掙脫慕少凌的手,沖進了雪地里,歡呼雀躍的踩踏著積雪,玩的不亦樂乎。

    她往年基本上沒見過雪,如今,看到雪自然興奮的不成樣子。

    盡管已經接近午夜十一點,但是路上還是有不少的行人。

    對面有個大學城。

    偶爾有一對對的學生三三兩兩經過,有調皮的男孩子在路旁搖晃著樹枝,滿枝白雪的樹杈,瞬間也跟著天空一起紛揚起大雪來。

    “少凌,過來一起玩雪呀!”阮白嬉笑著,跑回來拉著慕少凌的手。

    她拽著他,興奮的在雪地里奔跑著。

    慕少凌望著孩子氣的阮白,無奈的笑笑,替她系好了羽絨服的帷帽,又用圍巾將她的脖頸給裹的嚴嚴實實。

    阮白黑亮的長發,柔順的攏在她的頸部兩邊。

    她小臉對他微笑的時候,美好的仿佛一個晶瑩剔透的雪娃娃。

    這樣的她,讓慕少凌看得入迷,幾乎以為她是一個美好的夢境。

    一時間,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個風景秀美的小鎮上,她無意間對自己的回眸,重重的撞擊了他的心扉,讓他再也忘不掉,這個女孩清秀的容顏。

    在這一刻,慕少凌特別感激爺爺,如果不是他執意要送自己去那個小鎮,或許他真的遇不到像阮白這樣干凈美麗的女孩子。

    也或許,他的一生都會在抑郁中度過。

    只有經歷過抑郁和絕望的人才明白,遇到生命中溫暖的光芒有多重要,能夠和自己深愛的女孩在美麗的雪地里牽手行走,這種簡單的幸福,是他以往都不敢奢望的。

    “少凌,你在想什么?”見慕少凌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阮白拽了拽他的胳膊。

    慕少凌回神,突然變得像個玩世不恭的少年。

    他拉著阮白,向24小時便利商店那里跑去,在那邊買了幾束煙花,然后,兩個人溜到了某所高校的操場邊。

    操場入口處一片靜悄悄的,唯有暈黃的路燈,在雪夜里發出微黃的光。

    慕少凌牽著阮白的手,看到拉閘門還未曾完全關上,只留下一條僅容一人的縫隙。

    里面的站崗亭內,有個穿著軍綠色大襖的保安,似乎背對著他們,在講著電話。

    于是,這兩個童心未泯的情侶,便貓著身子側著身溜了進去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