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喜上眉頭 > 010 做個攪家精(推薦票500加

010 做個攪家精(推薦票500加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三丫頭,莫要亂說!”三老太太手中的拐杖拄在地上噔噔作響,她甚至站了起來,斥責張巒和宋氏:“你們怎么教的孩子!禍從口出,若傳了出去,豈還得了!”

    錦衣衛三個字,提一提都讓人膽戰心驚。

    這群人根本不是人,沾都不能沾,一旦被他們留意上,必然沒有好下場!

    哪怕沒有證據,他們為了功績也能給你羅織出一百條證據來。

    或者說,他們從來就不需要證據……詔獄的門一進,再硬的骨頭也沒有不招的道理。

    張巒也被女兒的話嚇到了,當即臉色很難看地道:“蓁蓁,這話不能說!一定要記住了!”

    小孩子不懂事,但一定得教。

    “這就是二弟教出來的好孩子。”張彥在一旁語氣沉沉地諷刺道。

    正因他為官,他才更知道錦衣衛的可怕之處。

    “不是我胡說,那日宮里的太后娘娘也在開元寺上香呢。”張眉壽似乎根本看不到眾人的驚懼,接著又說了一句。

    這下大人們的眼神更是驚異。

    “你從哪里聽來的!”張彥有些失態地問。

    “寺里的小和尚說得,救火的小和尚念著阿彌陀佛說‘好在沒有驚擾到太后娘娘’。”張眉壽道:“大伯不信,可以讓人去打聽啊。”

    張彥嚇得雙手發顫。

    太后也在,萬一起火的事情傳到錦衣衛耳朵里,他們難保不會將起火之事說成‘蓄意謀害太后’……他們這些人寧可錯殺不會放過的嘴臉和吃相,京中無人不知。

    “他們肯定能查出不是烤紅薯引起的火吧?二哥撒謊,若錦衣衛問起,我不幫你。”張眉壽看著已經嚇得哭不出來的張義齡說道。

    “別再提這三個字了!”張老太太氣得渾身發抖。

    張眉壽佯裝縮了縮脖子,半張臉躲在張巒懷里。

    “如此說來,此事便不是孩子間的胡鬧那么簡單了!”張巒凝聲道:“當時究竟是何情形,斷不可再遮掩了,義齡,盡量詳細地將你放火的經過說清楚!萬一有麻煩,也好趁早想法子應對!”

    這下連張彥和柳氏也開始催著兒子往細了說,老太太更是坐都不敢坐,站著等,急。

    所有人都在看著張義齡,本不該在這個年紀承受的壓力大到將他壓垮。

    他不敢哭,不敢說其它,哆嗦著開口。

    張眉妍還沒忘悄悄掐他的腿,是在示意不要將她牽連進來。

    可張義齡已經嚇得沒有知覺了,全然沒感覺到她在掐自己。

    張眉妍一次次地下狠手去掐,也沒能阻止得了他嘰里呱啦地扯到了她。

    張義齡恍恍惚惚地想:既然二姐先賣他,那他賣二姐,應該也是正常的。

    “……二姐不喜歡三妹生得比她好看,我便想著燒花三妹的臉,這樣二姐就會高興了,鄧……”

    “義齡!”張眉妍忽然高呼出聲,驚叫道:“你怎么……尿了呀!”

    張眉壽:“……”

    還真是專業推弟弟背鍋一百年啊!

    堂中眾人立即被轉移了注意力,都看到了張義齡身下的一灘水漬。

    竟是嚇得失禁了……

    丫鬟們臉紅地別過頭去,小廝們忍不住想掩嘴偷笑。

    阿荔一臉嫌棄地替張眉壽拿帕子捂住了口鼻。

    她這個動作讓張義齡羞憤欲死。

    張鶴齡張延齡眼中裝滿了不可置信。

    他們向來崇拜的二哥,竟然當著這么多人被嚇尿了!

    試問這樣的人……怎么配當他們的偶像呢?

    柳氏哪里看不出女兒是在怕什么,為防扯到張眉壽與鄧譽的親事,她當即也上前跪下了。

    她先是朝著張老太太認錯,說自己教導無妨,險些釀出大禍,又轉臉向張巒柳氏賠不是:“都是孩子不懂事,二弟二弟妹看在大局的份兒上,就別跟孩子計較了……”

    張口就是別跟孩子計較。

    宋氏無聲冷笑。

    張彥那邊已經走到了張巒身旁。

    “好好蓁蓁平安無事,這腿……必然也會康復的。”他目光變得溫和無比,又帶著商量的意味:“二弟,你在國子監里認識的人脈也不少,大哥也使使勁兒,咱們都要早做防備——尤其是蒼家大爺,如今正在錦衣衛處當差,你跟他向來交好,若能提早知會一二,想必此事也不會再興什么大風浪……”

    他還要繼續說,卻被張巒打斷。

    “大哥打算如何處置義齡?”

    張彥眉頭一跳,卻只有道:“當然要罰,重重地罰。”

    張巒立即接話道:“不如我來替大哥罰,若不然依照大哥的性子,豈不是要將孩子打個半死?”

    張彥:……

    他脾性溫和,怎么可能會將孩子打個半死!簡直胡說八道!

    “那二弟說,要如何罰才解氣?”張彥特地咬重解氣二字。

    張巒仿佛沒聽到,看向懷里的女兒,問:“蓁蓁先說。”

    讓孩子來罰,似乎有放水的意思,畢竟孩子頭腦簡單,能罰多重?

    可張彥夫婦卻根本無法松氣,只因他們都捕捉到了張巒口中的那一個‘先’字……他是讓蓁蓁‘先’說,而不是讓蓁蓁說,這一字之差,含義可完全不一樣!

    他這顯然是想先讓女兒出氣,如果女兒所罰不合他意,他自己還要接著再罰的!

    做長輩做到這個份兒上……也不怕遭人取笑嗎?

    張巒當然不怕。

    他非但不會覺得有人取笑他,還覺得自己是在教孩子做人的道理,形象那叫一個高大光明。

    “二哥二姐須先向我道歉。”張眉壽也不客氣,看著跪在地上的張眉妍姐弟張口就要求道。

    他們欠的道歉太多了,哪怕這道歉不情愿,她也十分想聽。

    咳,確實膚淺了,虛榮了啊!

    心底有個沉穩的聲音在裝模作樣。

    但是也不妨礙她覺得這畫面讓人舒坦。

    誰讓她這輩子決心要做一個攪家精呢,攪家精最不想做的就是息事寧人。

    她即便不攪和大房,大房也要來攪和他們,既然如此,不如先攪為敬。

    把這個家趁早攪散了,讓別人無家可攪,這叫做化被動為主動。

    張眉妍聽到她還特地將自己帶上,氣得暗暗咬唇。

    今晚之事明明可以讓義齡一個人背下來的,然而張眉壽這么一鬧,只怕回頭下人們對她的非議必不會少。

    她心里一百個不愿意,卻也只能起身上前。

    張眉壽被張巒抱在懷里,垂眼看著來到她面前的張眉妍。

    迎上張眉壽居高臨下的目光,張眉妍心底難堪,臉色漲紅。

    “二姐,你長得不如我好看,怎么怪也怪不到我身上來吧?”夸起自己美來毫不臉紅,本是極自大的話,從一個七歲女孩口中說出來卻有著別樣的天真。

    張眉妍的臉更紅了,帶著羞惱:“……三妹,這是沒有的事,義齡嚇糊涂了。”

    張眉壽仿佛沒聽到她的話,徑直看向柳氏,道:“你要恨也該去恨大伯娘——”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