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橘貓

第六百二十二章 橘貓

作者: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返回目錄 評論本書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

    白衣無面人如幽靈一般,飄忽而來,飄忽而去,身形時隱時現,流云應付的相當吃力,想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過,全靠一雙黑色的護手和燈魔的掩護才能夠勉強抵擋住白衣無面人的攻勢。

    “師弟,快來幫忙啊。”流云邊戰邊叫道。

    周文藏在遠處一動不動,他和流云又不熟,自然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險,正好可以先觀察一下,白衣無面人到底都有什么能力,也好坐收漁利。

    白衣無面人看似沒有太恐怖的技能,可是周文總感覺他有些詭異,剛才那一敲之聲,竟然能夠震動靈魂,連諦聽的化邪都沒有用,可見其可怕。

    現在他雖然沒有再敲那金屬圓盤,卻也不得不防。

    見周文藏在遠處不出聲,流云利用燈魔與白衣無面人周旋,但也起不到太好的效果,燈魔雖然不懼各種破壞力,但是也拿白衣無面人沒什么辦法,它的火焰被白衣無面人揮揮衣袖就能夠滅掉,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師弟,幫我一把,好處分你一份。”流云叫道。

    “什么好處?那花里面是什么東西?”周文問道。

    “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顧,我們先聯手解決了這個怪物再說。”流云叫道。

    周文不吭聲了,依然躲在暗中不出來。

    “一半,好處我分你一半。”流云再次喊道。

    周文還是不為所動,他一直在觀察那個白衣無面人,他手中的那根木棍,看起來好似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可以流云卻不敢讓木棍打中他的身體,只敢用護手格擋。

    他那雙護手,肯定是神話伴生寵所化,否則不可能與黃金霸劍抗衡,也不可能擋的住白衣無面人的攻勢。

    燈魔加上神話護手,也只是勉強能夠抵擋住白衣無面人的攻勢,可見白衣無面人看似平常,實則相當恐怖。

    燈魔現在的排名也挺高的,和白衣無面人戰斗,卻沒有什么特別的表現,明顯是被克制住了。

    “師弟,好歹我們也是同出一門,你不能見死不救啊。”流云見周文根本不理他,嘆氣道:“師兄弟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也別怪當師兄的我不仁義,小心他手中的那根棍子,千萬不要被打中身體,否則立刻魂飛魄散,身體再強也沒有用。”

    流云說著,竟然邊戰邊退,跑向了周文這邊,明顯是想把周文也拖下水。

    周文哪能讓他如愿,雖然他身上神話伴生寵眾多,未必就怕那白衣無面人,可是卻也沒必要給流云做擋箭牌。

    周文漸漸退走,流云邊戰邊退,自然跟不上他的速度。

    “師弟,不好意思了,改天我們見面,師兄再補償你。”流云說話之時,竟然召喚出一只橘貓。

    那橘貓伴的像個球似的,但是出來之后,身手卻迅捷無比,竟然向著周文那邊閃電似的撲了過去。

    說來也奇怪,原本白衣無面人死追著流云不放,鐵了心要奪回那花中之物。

    可是這橘貓一出,白衣無面人像是被磁鐵吸引了一般,竟然放棄了攻擊流云,轉而向著橘貓追了過去。

    周文立刻就看出了問題所在,那橘貓身上散發出一種神秘的波紋,就好像是嘲諷技能一般,吸引著白衣無面人追著它跑了過來。

    橘貓的速度極快,引著白衣無面人沖向周文這邊,看起來胖的像球一樣的身體,走位卻風騷無比,一次次躲開了白衣無面人的追擊。

    周文拔出黃金霸劍,對著橘貓斬出幾道劍光,卻都被它給躲了過去,它好像會瞬移之類的技能,距離周文越來越近了。

    這里三面環山,只有一條出路,周文往后退也沒用,只好飛天而起,想要從空中逃走。

    可是他剛剛沖上半空,橘貓就鉆進了草叢之中,身上的神秘波紋消失不見,那白衣無面人恢復了清醒,正好看到周文破空而起,如同幽靈般一晃,剎那間就凌空追上了周文。

    “周師弟,師兄我這里先謝了,有緣下次再見,我請你喝酒。”流云遠遠地向著周文揮手,那只橘貓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到了他的懷抱當中。

    “小師弟你千萬要小心,那家伙是傳說中的山神,他手中那根木棍,能直接攻擊靈魂,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能攻擊精神,一但被擊中,人就變白癡了,千萬要小心啊。”流云的聲音遠遠傳來,越來越小,到了最后已經細不可聞。

    周文聽了流云的話,大概猜出白衣無面人是什么東西了。古代所說的山神,其實并不是山岳的化身,而是山中的厲害精怪,種類非常多。

    其中有一種非常可怕的,叫做魃,傳說是僵尸的祖宗,所過之處赤地千里,能夠吞云食龍,非常恐怖的存在。

    周文估計,這白衣無面人,大概就是類似的東西,不過當然沒有傳說中的魃那么可怕,但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那白衣無面人手中的木棍如此厲害,估計是某種植物系的神話生物所化,也不知道白衣無面人是怎么得到的。

    還有他另一只手中的金屬圓盤,也不是凡俗之物。

    面對這種詭異的東西,周文根本不給它任何機會,直接把諦聽召喚了出來。

    諦聽是鎮壓地獄的神獸,對于各種妖魔鬼怪肯定有克制能力,現在不用它,還等什么時候。

    諦聽一出現,那白衣無面人竟然身體一顫,腿好像都軟了,轉身就跑,先前的威風和煞氣全部都消失不見,急如喪家之犬。

    諦聽卻是化為流光一閃而逝,追上了那白衣無面人,直接一爪子拍碎了白衣無面人的腦袋。

    只聽當啷一聲,白衣無面人倒地就死,手中的木棍和金屬圓盤都掉落了下來。

    周文還沒有走過去,諦聽就已經從他的胸膛內挖出了一顆結晶,直接吞了下去。

    周文雖然想到了諦聽可以克制這些東西,卻沒想到竟然克制的這么厲害,諦聽連命運之輪都沒有用,就直接把那白衣無面人給一爪子拍死了。

    沒有時間多做停留,周文把木棍和金屬圓盤撿起來,收進了混沌空間,讓諦聽回到他耳朵上,然后向著小鎮的方向追了過去。

    </div>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