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略過歲月去愛你 > 正文 第495章身份敗露

正文 第495章身份敗露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冷爵梟的話令在場的人都眸色各異,一時間不明白他話中的具體所指。

    但既然又要看戲,跟著他去看看就知道了。

    林語嫣將眼神投向周小溪說道:“我對你說過,真相遲早會大白,你一定要親眼看到才會明白。”

    說完后,她獨自先離開了。

    周小溪一臉不解地瞅向唐文軒,唐文軒沒說話,他掃了眼冷爵梟滿眼篤定的眼神后,帶著幾絲疑慮跟上了林語嫣的腳步。

    此時,冷爵梟特地望著東方擎說道:“東方擎,接下來的那場戲少了你可不行……”

    看著已經朝前走去的冷爵梟背影,東方擎心里開始不安起來。

    他已經看出來了,剛才的女人是林語嫣而不是馬雅!

    心中的震撼一直揪著整顆心不敢放松,馬雅去哪了……

    似乎即將要發生什么大事!

    今天他來參加這個酒會,純粹是因為林語嫣的邀請和馬雅需要做的事情,他不放心才會到場。

    其實得知冷爵梟也會參加酒會這個消息后,東方擎的內心是抗拒的。

    如今的冷爵梟已經恢復記憶,過往的所有事情都記起來了,那之前在伊甸園里發生里的事情,冷爵梟不可能不記得!

    他當著冷爵梟的面表白林語嫣,身為林語嫣丈夫的冷爵梟一定很恨痛他吧。

    可當他被穆天邀請走進冷爵梟的包間時,他想不到冷爵梟會心胸寬廣的與他握手。

    現在看來,冷爵梟不過就是一只笑面虎,背后指不定做了什么手腳……

    一想到不再出現的親妹妹馬雅,東方擎掩去眼底的擔憂及時跟上了。

    前所未有的恐懼感漸漸爬上他的心間。

    王佳敏硬著頭皮也朝前走去,不管情況怎么樣,她都需要親自去看個究竟!

    五分鐘后,林語嫣他們在酒店經理刷卡后全部走進了馬雅的酒店房間。

    還不等走到臥室,他們就能聽到男女交歡的曖昧聲音。

    聽到那女人的聲音時,東方擎的表情瞬間像是喝了毒那般難受,盡管他極力排斥走進臥室,但隨著冷爵梟和唐文軒朝前走去的身影,東方擎拖著像是灌了鉛的步伐也慢慢走進了臥室……

    這種進退兩難的煎熬感吞噬著他的所有理智。

    當眾人看到馬雅和顧影川躺床上一絲不掛抱在一起時,唐文軒和周小溪同時震驚地張大了嘴久久不能言語,唐文軒不可置信地看向身邊一臉鎮定的林語嫣。

    “怎么會有兩個林語嫣……”王佳敏驚得當場倒退一步。

    本來都失去理智被春藥控制住身心的欲火女人終于有了反應,當馬雅撲朔迷離的情欲眼神掃向在場的人時,足足看了好幾秒才看清,很快她本能地尖叫出聲。

    待她看到唐文軒穿戴整齊的站在不遠處時,馬雅轉眼望向顧影川的表情瞬間崩潰了:“怎么會是你……怎么會!”

    而此刻的顧影川卻像一只發了情的野狼,死死纏著馬雅索求無度,這種辛辣刺激的場面終究讓在場的人都招架不住了。

    林語嫣率先轉身離開了,冷爵梟掃了眼穆天說道:“等他們完事后,把他們倆都帶到大廳!我要親自審問!”

    “是,冷總!”

    緊接著,在場的人都撤離了酒店房間。

    等他們走出房間時,看到門口不知何時多出了三十名清一色黑色制服的特種兵保鏢。

    在走廊的盡頭還站著一排特警,高警告親自帶隊,他朝著冷爵梟點了下頭。

    東方擎在看到這走廊上的陣勢后,才明白馬雅今天是在劫難逃了,恐怕酒店外面也都是冷爵梟的人。

    他眸色寒了底,冷爵梟果然是下了很大的圈套!

    此刻,即使再后悔也沒用了,馬雅的真實身份算是栽了,可她到底是他的親妹妹,東方擎不可能直接離開不管她。

    他疾步走向前走近冷爵梟的身邊輕聲道:“冷爵梟,可否借一步說話?”

    冷爵梟雙手插兜掃了他一眼:“有什么話到大廳去說。”

    “你真要做的這么絕嗎?”東方擎不會不懂,冷爵梟能把高警官叫到這里來,看樣子是要讓馬雅坐牢了……

    “我做事向來公私分明,有罪的一個也不會放過。”冷爵梟不再理會他,大步朝林語嫣的方向走去。

    而林語嫣從始至終都不曾看東方擎的一眼,她心底早已經傷了,為了不感情用事,現在她拒絕與東方擎有任何交流,這也是冷爵梟之前提醒過她的。

    她常常過于心軟容易原諒人,尤其是面對東方擎這樣的救命恩人,保不齊他一請求,她就妥協了。

    在他們走過必經之路時,佟瑤被人從一處酒店房間里狠狠推了出來,她衣衫不整的樣子,讓人浮想聯翩。

    站在房間門口一手扶額的南宮桀怒吼道:“誰讓你在我房間的!快滾……”

    就在五分鐘前,南宮桀從自己的大床上醒了過來,醒來的時候他看到了全身赤裸的佟瑤就躺在他身邊。

    當意識到被人下藥昏睡了好一會兒后,他惱羞成怒將還未來不及穿戴整齊好的佟瑤趕出了房間。

    湊巧的事,這林語嫣他們都看了個正著。

    “南宮桀,你來參加語嫣舉辦的酒會,怎么連她的妹妹也下手?你不知道佟瑤她有老公嗎?”冷爵梟面無表情地說道。

    南宮桀在看到林語嫣的一瞬間,臉色僵硬的很,但他還是試圖解釋道:“語嫣,這、這都是誤會……我自己也不知道佟瑤怎么會在我的床上……”

    佟瑤狼狽不堪地癱坐在走廊地毯上,她看到現場的人后,一臉的難堪和憤怒,她用手一指林語嫣悲憤地罵道:“林語嫣!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如果我說不是我做的,你會信嗎?”林語嫣問的毫無溫度,對著佟瑤,她絲毫不再同情。

    但她心里也有數了,可能是冷爵梟做的,為了維護自己的老公,她也不會去故意幫佟瑤說話。

    冷爵梟伸手攬過林語嫣的腰肢,他冷聲道:“是我做的,是我派人在南宮桀的酒里下藥讓他昏睡。佟瑤,也是我派人把你送進南宮桀的房間的,我對你的報復只是剛剛開始,你當初趁我失憶冒充林語嫣的時候,你就該知道我不會輕易饒了你。這件事,誰求我都沒有用,你就做好準備接受我的懲罰吧。”

    “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上次你逼著我寫檢討書還不夠嗎?你究竟要羞辱我到什么時候?”佟瑤咬牙切齒地盯著冷爵梟,心里對他僅剩的那點愛意漸行漸遠。

    面對這個讓他厭惡至極的女人,冷爵梟不由收緊了林語嫣的細腰,滿眼殺氣充斥在黑眸中:“如果你不是語嫣的親妹妹,你早死了。”

    他帶著林語嫣要離開,南宮桀攔住林語嫣的去路質問道:“語嫣,你忘了我幫你媽趕走金萬國的事情了?冷爵梟就是這樣恩將仇報的?”

    南宮桀表現出來的憋屈讓林語嫣勾唇冷笑:“我媽的事情我確實要感謝你,但今天的事情,是你活該!我們沒有對你做出實質性的傷害,也算是還給你的人情!南宮桀,在你質問我的時候,好好想一想你要給我下春藥的陰謀,你不是個好東西!”

    提到春藥一詞,南宮桀頓時僵住了,他以為她不會知道……

    “林語嫣!你的所作所為,我一定會去告訴咱媽,讓她老人家看看你現在的蛇蝎心腸!”佟瑤站起身沖著林語嫣和冷爵梟的背影嘶吼。

    其實她內心怕了,冷爵梟公開說要報復她,她不知道要該怎么應對。

    聽到佟瑤要去向母親王彩霞告狀,林語嫣身形一頓,冷爵梟沒讓她停下腳步,推著她的腰肢繼續往前走,佟瑤這個小插曲不過就是順便,主要還是對付馬雅。

    ……

    半小時后,酒店大廳里被嚴密封鎖了,馬雅和顧影川都已經穿好衣服被帶到了大廳。

    大廳里的人不多,除了之前誤會林語嫣的相關人員,其他人都被清場了。

    冷爵梟坐在主位上望著馬雅直接問道:“馬雅,你假冒林語嫣的事情,東方擎是否從頭到尾都參與了?”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