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甜蜜蜜 > 正文 18.第18章

正文 18.第18章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林謹言給簡微講完題, 順手在本子上寫了幾個題, 邊寫邊說:“給你出幾個同類型的題,回去自己重新做下。”

    簡微點頭, 歪著腦袋, 托著下巴看他。

    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林謹言不抬頭也能感覺到她的視線, 隨口問:“看什么?”

    簡微想了會兒,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林謹言, 你打算什么時候結婚呢?”

    她剛剛就一直想問了。

    林謹言握筆的手微頓,抬起頭來,“怎么突然問這個?”

    “關心你嘛。”她摸摸鼻子, 有一點心虛。

    林謹言看她一眼,半晌,才回她,說:“暫時沒考慮。”

    簡微一怔,隨即眼睛驀地亮了起來, “那還會再等幾年嗎?”

    林謹言“嗯”一身,低頭繼續出題。

    簡微聽見林謹言說過幾年才會考慮結婚, 心情突然有點好。

    她彎著眼, 笑瞇瞇望著他。

    過了會兒,突然又忍不住問了句, “林謹言, 你現在有喜歡的女孩子嗎?”

    林謹言一怔, 頓了幾秒,抬頭看她。

    簡微和他目光對上,有點說不出的緊張,雙手下意識地攪在一起。

    “問這個做什么?”林謹言突然開口。

    簡微抿抿唇,小聲說:“就,就關心你嘛。”

    林謹言看著她,目光很深。

    簡微緊張地拽著手指,對上林謹言的視線,目光有些躲閃。

    等了很久,林謹言都沒有回答。

    就在簡微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卻突然聽見他說:“有。”

    簡微一怔,猛地抬頭,下意識問:“誰啊?”

    林謹言看她一眼,卻突然將卷子拍她頭上,說:“小姑娘家問這么多做什么,回去做你的題。”

    說完就從沙發上站起來,轉身回屋去了。

    簡微皺了皺眉,抬手將卷子從腦袋上取了下來,扁著嘴,小聲嘀咕,“問問都不行。”

    她坐在那兒,愣愣地盯著陽臺外面。心里好奇,又有點不是滋味兒。

    林謹言有喜歡的人,他居然有喜歡的人。

    不過其實也正常,他都快三十歲的人了,怎么可能沒個喜歡的人。

    這么多年沒結婚,難道是心里有個難以忘懷的白月光?

    簡微回到房里,疲倦地躺到床上,眼睛直直地盯著天花板,滿腦子都是林謹言的身影。

    閉上眼睛,想將他身影甩開,卻越發清晰。

    她摸出手機,打開了過年那天錄的視頻。

    漫天的煙火,林謹言穿著黑色的長羽絨服,雙臂環胸,身體慵懶地靠在涼亭的柱子上。

    她讓他許個新年愿望。

    他看著她,嗓音沉沉:“新年愿望,希望簡微明年能考上理想大學。”

    明亮星火下,他眼睛漆黑而明亮,像磁場一樣,將她吸引進去。

    簡微反復看著這段視頻,看到第十遍的時候,終于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將手機關掉,扔到一旁。

    她使勁拍了下腦袋,暗暗罵自己:都快高考了,胡思亂想什么。

    她從床上下來,振作精神,走到書桌前,背脊挺得筆直,又認真看起書來。

    ……

    臨近高考那段時間,天氣越來越熱,熱到中午吃個飯都能渾身汗濕。

    謝柔受不了去買冰棍,簡微也跟著買了一根。

    兩人一邊吃一邊往教室走。

    “微微,你想好考什么學校了嗎?”

    離高考也就兩個星期不到了,大多數同學基本都有了自己確定要考的大致方向,但簡微確實沒有,搖頭說:“還沒想好。”

    謝柔說:“你成績這么好,考清華北大都沒問題。”

    簡微倒也想留在北京讀書,這樣能和林謹言近一點,嘆了口氣,說:“希望能考上吧。”

    學校是市重點,簡微待的班級又是文科尖子班,她最近幾次考試基本都穩定在一二名,上清華北大問題的確不大。

    但她最近一直在給自己減壓,倒是沒有想太多這些,反正只要盡了自己最大努力就行了。

    一聊到考試,氣氛就變得有些沉重,謝柔索性又換了個話題,說:“微微,等畢業以后,你會和江凜在一起嗎?”

    簡微一愣,有些驚訝地看向謝柔,“怎么這么說啊?”

    謝柔嘿嘿一笑,“江凜對你那么好,你還真對他沒意思?”

    簡微搖頭,“沒有,我當他是朋友的。”

    的確,江凜對她是很好。熱了會幫她開風扇,冷了會把他衣服脫下來給她穿,她忙著學習沒時間去吃飯,他會幫她打包回來,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個給她帶來,給她買禮物,心情不好會講笑話逗她開心。

    謝柔笑嘻嘻說:“你現在是一門心思放在學習上,等畢了業就不會這樣想了。”

    簡微不知道該怎么說,索性笑了笑,結束了這個話題。

    ……

    回教室的路上,簡微隱隱發覺有點不對勁,老是有人盯著她瞧,她悄悄搗了下謝柔,小聲問:“你有沒有發現老有人看我呀?”

    謝柔哈哈笑,“看你漂亮嘛。”

    “不是,我怎么覺得他們在笑我。”剛有幾個男生走過去,還回頭看了她好幾眼,竊竊私語,好像在嘲笑她。

    謝柔四下望了望,“沒有呀,哪有嘛。”她拍拍簡微的手,說:“你別亂想。”

    簡微抿了抿唇,摸不著頭腦,索性也不再想。

    四樓,教室門口,幾個男生站在外面,大概是剛吃了飯,正在休息。

    江凜也在里面,身體懶散地靠在陽臺上,雙手插在褲袋,看見簡微,朝她挑眉一笑,“吃了?”

    簡微點頭,問他,“你們吃了嗎?”

    江凜笑,“沒啊,你要不要陪我再吃一頓?”

    簡微抿抿唇,回他,“不要。”

    說完就轉身,往教室里走。

    簡微轉身的瞬間,江凜眼角一抽,視線落在她白色褲子后面那塊紅色血跡上。

    都是高三的男生了,什么都懂。他立刻大步走過去,將簡微身體擋住。

    簡微感覺到身后有道高大的身影,回頭,看向他,“怎么了?”

    江凜有點尷尬,俯身,在她耳邊低聲說:“你褲子臟了。”

    簡微一愣,一時沒反應過來,“什么?”

    江凜干咳一聲,低聲道:“那個……血。”

    簡微聽言,猛地睜大了眼睛,幾秒鐘之后,臉瞬間通紅,下意識將雙手伸到后面擋住。

    難怪剛剛老有人盯著她,想到自己居然這樣坐了一路,簡微丟臉極了,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江凜護著她走到位置上,說:“你等下。”

    說完就跑到自己位置上,從書包里拿出一件球服。

    白色的無袖的背心,很大。

    他拿到簡微面前,遞給她,“穿在外面吧,能遮住。”

    不是辦法的辦法,簡微猶豫了下,滿臉通紅地接了過來,“謝謝你江凜,我晚上回去給你洗了,明天早上給你帶來。”

    江凜勾唇笑,“沒事,你可以留下做個紀念。”

    簡微大姨媽提前來了,她沒準備,找同學借了姨媽巾去廁所換,然后把江凜的衣服套在了t恤外面。

    他衣服很大,長度到她大腿下面了,褲子打臟的地方被牢牢遮住。

    雖然穿件男生的衣服在外面也很奇怪,但總比讓人家看見她大姨媽漏出來好。

    簡微穿著江凜衣服回教室。

    江凜看見,揚眉一笑,“嘖,簡微,我的衣服你穿得怎么這么好看啊?”

    簡微尷尬,紅著臉坐到位置上。

    從下午到晚上,簡微一直坐立不安,從來沒有這么盼望過放學。

    熬了好幾個小時,晚上九點四十,下課鈴一響,簡微幾乎立刻從凳子上跳起來,和謝柔招呼一聲,匆匆忙忙背著書包就往外跑。

    一路快速走到校門口,下意識往路邊望了一眼。

    因為晚上放學晚,林謹言家又住得遠,所有一直是李叔負責接她。

    車子停就在馬路對面的大榕樹下,她眼睛一亮,立刻跑了過去。

    然而,拉開車門的瞬間,她頓時就傻眼了,眼睛睜得圓溜溜的,驚訝問:“林謹言,怎么是你?”

    林謹言原本正在打電話,聽見車門拉開的聲音,便回過頭,視線落在簡微身上那件明顯是男生穿的球服上,臉色頓時黑了下去,連帶說話的語氣也變冷,“先這樣,明天再說。”

    說完就掛了電話,眉頭緊皺,眼睛緊盯著簡微身上的衣服,語氣帶著幾分怒意,“你穿的這什么東西?”

    簡微愣了愣,答說:“球,球服啊……”

    林謹言黑著臉,“你自己沒衣服?!”

    簡微被林謹言這莫名其妙的怒火嚇住,白著臉,站在外面,愣愣地看著他。

    林謹言皺眉,斥聲道:“上車!”

    簡微嚇地肩膀縮了縮,乖乖坐上了車。

    林謹言盯著她,見簡微垂著腦袋,身體往車門邊靠,一副很害怕的樣子,這才察覺自己有點嚇著她了。

    他抬手按了下眉心,強行將滿肚子惱火壓下,語氣稍微緩和一點,“誰的衣服?”

    簡微抿抿唇,抬頭看著他,“江,江凜的。”

    林謹言皺眉,“你穿他的衣服做什么?”

    簡微臉紅了紅,小聲解釋,“褲子,臟了。”

    林謹言微怔,視線落到簡微褲子上。

    白色的褲子,又見簡微突然紅了臉,頓時反應過來。

    但看著簡微身上穿著別的男人衣服,心情還是很不爽,沉著臉訓她,“那也不能隨便穿男的的衣服。”

    簡微點頭,“我回去就換。”

    林謹言瞧著那身衣服礙眼,說:“現在就換。”

    “啊?”簡微一愣,抬頭看他。

    林謹言看她一眼,“脫下來。”

    他眼神不容拒絕,簡微抿了抿唇,想著反正坐在車上也沒看見,索性點頭,把衣服脫了下來。

    林謹言一把拿過來,直接扔到了后座。

    簡微往后看了一眼,回頭,想說什么,但看看林謹言臉色,話到嘴邊,頓時又咽了回去。

    車子終于啟動,林謹言黑著臉,一言不發。

    簡微沒話找話,問他,“怎么今天是你來的?李叔呢?”

    “有事。”

    林謹言惜字如金,似乎很不愿意跟她說話。

    簡微這會兒緩過來,盯著林謹言,忍不問他,“林謹言,你為什么這么生氣啊?”

    林謹言側目看她一眼,反問:“男人的衣服能隨便穿?”

    “那我不是也穿過你的嗎?”怕他忘了,還特意提醒,“過年的時候,那件羽絨服。”

    林謹言沉著臉,說:“我不一樣。”

    簡微不懂了,“哪里不一樣?”

    林謹言皺眉,側頭,盯著她問:“你在跟我頂嘴嗎?”

    簡微扁扁嘴,“你無緣無故把我兇一頓,我問兩句怎么了?”

    “我兇你了?”

    簡微驚訝地睜大眼睛,“你沒兇?”

    林謹言沉著臉,誓不承認自己剛剛兇了。

    簡微有點委屈,小聲說:“林謹言,你要跟我道歉。”

    林謹言側目看她一眼,沒應。

    一路無話,車開到院子,簡微拉車門就下車,沒有等林謹言,徑直往家門口走。

    林謹言將車停好,快步走上去,在簡微即將走到家門口的時候,一把握住了她手腕。

    簡微微怔,回頭看他。

    繃著臉,滿臉寫著不高興。

    林謹言盯著她,良久,終是無奈嘆了一聲,“我錯了,不該兇你,別生氣了,行嗎?”

    簡微嘴巴緊緊抿著,聽言才看了他一眼,但還是氣鼓鼓的,一言不發。

    林謹言這輩子都沒跟人這么道歉過,見簡微這樣,無奈又好笑,抬手揉了下她腦袋,“別氣了,嗯?”

    簡微想了下,半晌,才哼了一聲,應他,“我接受。”

    林謹言嘴角微彎了下,拍拍她頭,“回去吧,早點睡。”

    簡微點頭,看著他,“你也是。”

    說完就轉身,開門進屋去了。

    準備上樓的時候,簡微又突然想起個事兒,回頭,“你剛才還沒回答我問題呢,干嘛生氣啊?”

    林謹言:“因為衣服太丑。”

    簡微:“……”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