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甜蜜蜜 > 正文 51.第51章

正文 51.第51章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燈光柔和的房間里,簡微衣衫凌亂,背部貼在墻上,雙腿緊緊纏著林謹言的窄腰,嘴唇被林謹言纏吻著,幾乎喘不上氣,然而身下的刺激強烈到她想要尖叫,指尖緊緊陷在林謹言后背肌肉里。

    暗黃的燈光下,林謹言后背冒著晶亮的汗珠順著他性感寬闊的背脊大顆大顆掉下……

    房間里,曖昧聲此起彼伏。戰場從墻邊移到床尾的沙發上,又從沙發上移到溫暖的地毯上……一直折騰到半夜才終于停歇下來。

    簡微喉嚨干得不行,躺在床上,輕輕推了下林謹言,啞聲說:“我想喝水。”

    林謹言有力的臂膀撐著上半身,滿眼曖昧地盯著簡微,低聲笑,“嗓子喊干了?”

    簡微瞪他,“你還說?”

    林謹言笑得不行,揉揉她腦袋,才掀開被子起身。

    他身下不著一物,簡微余光瞄到一眼,嚇得立刻別開眼。

    林謹言隨手從衣架上取下浴袍,笑她,“又不是沒見過,還害羞?”

    簡微滿臉通紅,索性裝鴕鳥把腦袋埋到被子里面,不搭理他。

    林謹言嘖一聲,滿眼笑意。

    走到床邊,突然將被子揭開。

    同樣的不著一物,簡微嚇得尖叫,下意識蜷縮身體,整張臉燙得快燒起來,“林謹言你有毛病啊!”

    林謹言笑,從衣架上取下簡微的浴袍將她身體一裹,打橫抱起來。

    簡微皺眉,盯著他,“你干什么?”

    林謹言笑說:“不是喝水嗎?一起下去。”

    說著,就把簡微抱著往樓下走。

    過年,蘭姨也回老家去了,房子里空蕩蕩只有林謹言和簡微兩個人。

    林謹言把簡微抱下樓,放在沙發上,然后才去了茶水間給她接水。

    簡微趁著林謹言去接水的工夫,立刻把浴袍規規矩矩穿上。要不然等林謹言回來,以她對他的了解,不免又是一番折騰。將浴袍裹得緊緊的,小心檢查了下,確定沒有任何部位能激發某人的獸欲才稍微放下心,坐在沙發上玩起了手機。

    過年嘛,朋友圈里,大家都在曬幸福。簡微想了下,把林謹言開飛機的照片發了出去。

    哪知剛發出去,沒一會兒底下評論就炸鍋了。

    沈婷:“我去!你們家林總太帥了吧!”

    謝柔:“媽呀,開飛機,這簡直是全能男神啊!”

    張心:“微微,給我介紹個男朋友吧,不求會開飛機,稍微有你們家林總四分之一就行了!”

    簡微笑瞇瞇,自己的老公夸獎內心還是有點小歡喜的。

    然而,這點歡喜還沒持續多久就被底下一條評論給嚇縮回去了——

    周林延:你在哪里?

    簡微心頭一顫,立刻退出微信,緊跟著就把手機給關了,假裝什么都不知道。

    林謹言給她接水回來,就見她緊緊拴著浴袍的系帶,領子還翻上去把脖子給遮住。

    林謹言微一挑眉,防他?

    走過去,將水杯遞給她。

    簡微抱著水杯一口氣就喝了半杯。林謹言盯著她笑,說:“多喝點。”

    簡微抬眸瞄他一眼,“什么意思?”

    林謹言眼里笑意快溢出來,說:“待會兒有力氣喊。”

    簡微一聽,嚇得立刻將衣領揪緊。

    林謹言一把就將她抱到腿上,右掌熟練地往她身下探去,滿眼笑意,低聲說:“上面都擋住了,下面怎么不擋擋?”

    簡微臉炸紅,剛剛沒來得及穿……

    她推著林謹言肩膀想下來,然而林謹言卻突然一個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低聲笑,“春宵苦短,微微。”

    簡微簡直想哭,委屈巴巴,“我想睡覺。”

    “嗯,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簡微:“………………”

    嗚嗚,誰要老公,體力好的那種!白送!

    ……

    年假放完,上班第一天,簡微和林謹言約好了去拿證。

    出門之前,悄悄跑到周林延房里。

    周林延還在睡,被子被人拉了一下,蹙著眉,微睜開眼。

    簡微蹲在床邊,笑嘻嘻說:“哥哥,我來拿戶口本。”

    周林延眼睛微瞇了下,“拿那個做什么?”

    簡微也不騙他,說:“今天民政局上班了,我跟林謹言去拿證。”

    周林延皺眉,“我同意了?”

    簡微眨眨眼睛,“哥,雖然蘇姐姐暫時不想嫁給你,但你別擔心,我就算比你先拿證,生孩子也不會跑到你前面的,你別怕。”

    周林延抬手拍了下她腦袋,“亂七八糟說些什么!”

    懶得聽她說些亂七八糟的,索性從抽屜里拿出戶口本,扔給她,“自己拿去!”

    “謝謝哥哥!”簡微嘿嘿笑,抱著戶口本就往外跑。

    周林延盯著她背影,默了會兒,心情突然莫名不爽。翻身下床,沉著臉去了浴室。

    ……

    簡微和林謹言領了結婚證當天,林謹言心情特別好,上班當天直接給所有員工一人發個大紅包。

    孟秘書帶著助理在辦公室清點紅包,簡微悄悄趴到林謹言辦公桌前,朝他伸出手,“林老板,你是不是也該給我發一個啊?”

    林謹言拍了下她手,笑說:“我都是你的了,還要什么紅包?”

    簡微一怔,半晌,忽的笑開,“那倒也是。”

    ……

    簡微和林謹言拿證以后,沒多久就開學了。

    開學當天,寢室聚餐。大伙兒一個多月沒見,抱在一塊兒興奮地不行。

    沈婷捶著簡微的胸口,笑嘻嘻說:“小丫頭片子,動作搞得還挺快,什么時候辦婚禮呀?”

    “還早呢。”

    “都開飛機求婚了,那么浪漫,要是我,婚禮不婚禮的都不重要了啊。”張心撐著腦袋,想象著簡微被求婚那個畫面,羨慕得不行。

    簡微自己也是這樣想的,婚禮儀式什么的,她也不是很在意。

    不過,她不在意,不代表林家不在意。不僅是婚禮,就連訂婚典禮都搞得格外地隆重。

    訂婚典禮當天,簡微穿著高跟鞋出門,一上車就被林謹言給脫了下來,“穿平底鞋就行。”

    “可我沒帶呀。”

    “去買一雙。”林謹言開車帶她去了商場,他下車去給他買,她就坐在車里等他。

    低著頭,百無聊賴地玩手機。

    “微微——”耳邊乍然間響起一道涼颼颼的男聲,簡微嚇得渾身一抖,手機砰地掉在了地上。

    簡大富趴在窗沿邊,滿臉堆著笑,說:“微微,聽說你嫁給林氏的總裁了啊,你給爸爸點錢行不?我前陣子賭馬又輸了點,你放心,不多,就三十萬!”

    簡微緊咬著牙,“我沒有!你也不是我爸!”

    簡大富一聽這話,眼神突然變得兇狠,“你什么意思?!你這死丫頭連老子都不認了!”

    “都說了你不是我爸!從此以后,你是死是活都跟我沒關系!”她說完就將車窗搖上來,然后迅速從里面將車門上了鎖。

    簡大富憤怒,不停在外拍著窗戶,“開門!臭丫頭開門!你攀上高枝厲害了啊,連老子都不認了!”

    簡微不敢出去,怕簡大富狗急跳墻對他做出什么,鎖上門就立刻給林謹言打電話。

    林謹言正在結賬,聽見簡微的話,眉心緊蹙,說:“你別怕,待在車里別動,我馬上出來。”

    林謹言掛了電話很快就從里面大步出來。

    簡大富原本很囂張地在踢著車門,遠遠見到林謹言,嚇得臉色一白,拔腿就往回跑。

    卻不想,剛跑到馬路對面,一輛黑色駕車突然下來好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幾個人同時圍上來,扭著他胳膊將他抓了住。

    簡大富大喊,“你們是誰?!放開我!放開我!”

    林謹言將車門打開,坐進去。

    簡微盯著對面,有些驚訝地問林謹言,“那些人……”

    “我的人,一會兒會送他去警局,沒事。”

    簡微又是一愣,“警局?他犯了什么事嗎?”

    “收集了他小時候虐待你的證據,該怎么判刑就是法院的事了。”

    簡微幼時常被簡大富毆打,村子里的人都曉得,不過倒沒想到林謹言會把他送到警局去。

    林謹言開車往訂婚典禮的地方駛去,簡微一直望著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林謹言輕輕握住她手,低聲問:“你不會是不忍心吧?”

    簡微搖頭,“我對他沒感情。”頓了下,才又說:“我就是想起我養母來了,她一直對我很好,我小時候半夜發燒,她頂著暴雨抱著我跑去醫院,她把我藏在衣服里面,她自己渾身都濕透了,我卻一點雨也沒淋著……”

    “等有時間我陪你回去看看她。”

    簡微微微彎了下唇,點頭道:“好。”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