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你曾是我心頭星光 > 正文 10好,我們結婚

正文 10好,我們結婚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血液從寧可身體中不斷流失,她的臉色越來越白,后來嘴唇都沒有了血色。“醫生,500了。”護士看著血量表,驚慌的看向醫生。醫生不由得抬頭看向蔣御庭,再次勸道:“再輸血的話,不說孩子,這位小姐的命恐怕都保不住了。”他們也很為難,一個是孕婦,一個是蔣御庭拼了命要保的未婚妻,血就這么多,不在孕婦體內,就在未婚妻體內,不管怎么做,總要搭上一個,運氣的話,還得搭上兩個。蔣御庭腦袋疼得都快炸掉,一個人體內有多少血,他心里是明白的,寧可身體虛弱,可是,這卻又是她造下的孽…蔣御庭蹲下身去,雙手握住寧可冰涼的手,清淺的聲音,淡淡道:“你欠下的債你自己還!我答應你,我會傾全力救你,這一次若你熬過去,我們之間的仇恨一筆勾銷!”寧可身體輕飄飄的,她努力維持著坐姿,眼眸一眨不眨的看著握住自己的大手。她愛了蔣御庭許多年,沒想到他第一次主動牽自己的手,卻是在這樣的狀況下。她無力的動了動早已干涸的嘴唇,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到這個時候,她同不同意,似乎都已經不重要了。800cc,1000cc,1200cc,到1500cc的時候,終于停了下來。寧可眼睛都快睜不開了,她微弱的聲音說:“我們兩清了嗎…”她費力咬唇,想要起身來,卻在站起來的瞬間,整個人轟然往后倒去。再醒來時,是在醫院的病房里。剛掙扎著動了動身子,病房的門開了,護士走了進來:“你醒了啊!快躺下,你睡了兩天一夜沒有吃任何東西,身體很虛弱!”寧可嘴角微咧,抬手撫在小腹上:“護士,我的孩子,他還在嗎?”護士紅著眼沒說話,這兩天以來,三人的事跡早已傳遍了醫院,他們也很同情寧可,只是礙于情面不敢多說而已。寧可卻是什么都明白了,她搖搖頭,無力的說:“我也就是心存僥幸…”她閉上眼,兩行清淚卻順著她的臉頰流了下來。樓上重癥病房。蔣御庭坐在床邊握著寧安的手,目光溫柔的看向床頭的女人:“好了安安,你已經脫離危險了,別怕。”這兩天,他一直都寸步不離的陪在寧安身邊,至于那個女人,除了知道她孩子沒了,人也沒死,其他的他一概不知。寧安吃力的回握住蔣御庭,依賴的貼在自己臉頰邊:“可我還是好怕,御庭,死過一次我更是特別的害怕,我怕失去你,要不,咱們早點結婚,好嗎?”蔣御庭猛然頓住,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當初訂婚也只為安撫寧安,結婚的事情他暫時沒有考慮過的。“你不愿意?”寧安蒼白的臉上滿是震驚,她依賴握著蔣御庭的手,也一點點松開來。蔣御庭默然。寧安更是一瞬間就淚流滿面:“御庭,你愛上寧可了,是嗎?那你就去找她吧,她本來就是你爺爺認定的未婚妻,比我更加名正言順,你去找她吧,我不介意,我真不介意的!”寧安一邊哭著,一邊觀察著蔣御庭的臉色,她早就看出來他和小賤人之間不正常了,她就不信都提起他最珍愛的爺爺了,他還是無動于衷。果然,提起爺爺,蔣御庭胸口像是被一塊巨石砸中一樣。為什么?那個女人殺了爺爺,還妄圖殺害安安,這些都是他親眼所見,他為什么還要不舍?他對得起死去的爺爺嗎?他不是應該讓她生不如死才對嗎?放她自由已經是最大的奢侈了,不是嗎?蔣御庭面色蒼白得近乎透明,他拳頭緊握著,沉默了許久,終究是卸下心房,開口:“好,我們結婚!”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