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閣 > 你曾是我心頭星光 > 正文 11他欠她的,永遠都還不清

正文 11他欠她的,永遠都還不清

一秒記住【筆♂趣÷樂 www.thkbml.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到他們即將結婚的消息,寧可以為自己會很傷心,可她并沒有。她抬眸望向眼前容光煥發的女人,輕輕的哦了一聲。她這種態度讓寧安非常的不爽,她費盡心機做了這么多,除了想早日得到蔣御庭之外,還想要寧可傷心的啊!寧安玩弄著手上碩大的鉆戒,輕笑的舒了一口氣:“那你早點養好身體,到時候來給我做伴娘,好嗎?”“哦!”寧安以為寧可是在羞辱自己,她將寧可面前的果盤一揮,氣急敗壞的吼道:“哦什么哦,如果你知道我當時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血,是我故意買通醫生想要弄死你和孽種,你是不是還哦得出來?”“哦!”寧安徹底放棄了交流的打斷,她啪的一巴掌打在寧可臉上,冷笑:“我不知道你是真瘋還是假瘋,我只能提醒你,等我婚禮圓滿完成,你的使命也就結束了,在此之前,你死不了都給我忍著。”寧安摔門而去,房門砰地一聲甩上,寧可慢慢的睜開眼睛,一張如浮尸般慘白的臉上,慢慢的露出一點表情來。她沒有傻,也沒有瘋,只是單純的不想說話而已。她還活著,會吃飯會走路會睡覺,可是…寧可抬手,瘦削得清晰可見骨頭的小手不自覺的撫在心臟的位置上。她的心死了,隨著那1900cc的血而死了。她的愛也死了,隨著那暴戾無情的蔣御庭,去了。現在活下來的她,不過是一具行尸走肉,等著完成使命,將奶奶帶出來就徹底的遠走他鄉而已!婚禮這一天很快就到來了。如同一個月前的訂婚禮一樣,他們兩人的婚禮同樣的盛大而熱烈。寧可穿著伴娘服,沉默的站在洗手池前,盯著鏡子里的自己,聽著那隱隱約約喜慶的音樂聲,死寂的臉上終于微微有了一絲波瀾。如出一轍的美貌,只差一個字的姓名,相差一歲的年紀,她和寧安的命運卻是天翻地覆的差別。嘴角微動,甩甩手上的水,邁開步子回化妝間去…化妝間里,寧安妝容精致,頭頂上戴著精致的皇冠,華麗繁復的婚紗讓她就像是來自叢林的小公主。“安安啊,以后跟御庭結婚了就好好過,以前那些事就不要再做了,好好對你妹妹,知道了嗎?”寧母特意將工作人員都打發出去,叮囑的說道。“知道了知道了。”寧安擺擺手,滿臉的不耐煩。母親一向都疼愛她,她做的那些事母親十之八九都是知情的,只是她管不了,只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而已。“你妹妹她…替你擔了殺人犯的罪名,孩子也是死在你手里,現在還半死不活得了精神病,哎,就算是贖罪,她也夠了,以后你就不要再傷害她了!”寧母無視寧安的不情愿,語重心長的說著。化妝間外,蔣御庭握著門把手的手,直接就僵住了。屋里斷斷續續的對話聲還在繼續,他眼前空白一片,腦子里嗡嗡作響。回想自爺爺去世這半年多以來點點滴滴的細節,他一直以為全是寧可的錯,爺爺是她殺的,出差那天是她打的寧安,訂婚那夜遭遇歹徒也只是個意外,還有寧安胸口的水果刀也是她捅的,可直到此時他才明白,他怨錯了人,咎由自取的人,從來就不是寧可,而是他。
福彩广西基本走势